哈哈哈哈嘿

SK真人向 入戏(六)伪文艺范

Singto视角

(六)

  我们的剧要拍第二部了。

  这之于我是个好消息,趁第一部的热度没过,第二部的启动对于我的曝光度和人气都有益,只是我又要和那个人演情侣了。

  其实在我转学后,确切地说是在那次短信道别后,我们十分默契地与对方划清了界限。镜头前,我们依旧十分亲密,可如果你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些许不同,这种亲密对于我们来说变成了单纯的工作。闪关灯像开关一般,一旦亮起,我们扮演兄弟,朋友,甚至情人;一旦熄灭,我们就变回熟识的陌生人。

  我知道自己做得很好,我足够冷静,甚至可以大言不惭地夸赞自己是一个天生的演员。我惊讶的是,只要他想做,原来他也可以表演地这么好。镜头移开,他看我的笑眼中便再没了依恋。我从惊讶,到自我安慰,再到痛苦。这是我想要的,也是我最不想要的。我与他说了再见,他便默默接受了,然后自觉开始保持距离,没有丝毫挽留。我终究还是知道了,我对他来说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我以为这样痛苦的日子不会很长。我们现在在别人眼里还应该是一对,但我们终将会演绎新的角色,投入新的故事,在故事里爱上新的人。不知有意无意,我的新角色仍旧是喜欢男生,但这回我的爱人比我成熟。戏里戏外,这个演员,以及他的角色都很照顾我。被照顾的感觉其实很好,这位温柔帅气的男士会时不时给我带些饮料零食,会用低沉的声线询问我是不是累了,可每每与他对戏或互动,另一个人的一颦一笑便会自动浮现。我甚至会想象,这样的场景,这样的台词,他在会是什么样。我又一次分不清戏里戏外了,甚至现实与幻想的界限也变得有些不清晰。

  已经很久了,说再见后已经过了很久了,与他见面的频率已经降到最低,可为何他仍像从未走出我的生活。每天我都会见到他,或是现实中,或是在自己的脑海里。

  这样的我要怎么再次与他扮演情侣?我能清楚地感知到,如果再次入戏,我真的就走不出来了。我足够冷静,所以在我权衡利弊后,我决定,让他彻底从我的世界消失。我不能把他赶走,就只能是我彻底消失了。

  我还依稀记得小时母亲还在的时候,她把我抱在怀里,我们两个都毫无仪态地摊在沙发上,电视机开着,稍有些嘈杂的声音却为我的这段记忆添加了些许温馨。我们的注意力都在母亲手中的相册上,那是父母蜜月旅行的照片,在英国。后来听父亲说,母亲是个细腻而感性的女人,最喜欢的国家除了祖国便是英国了。她说,她喜欢这个国家总是有些阴沉的天气,喜欢街上痕迹斑驳的石砖,也喜欢这个国家的人们克制却丰富的情感。

  那就去英国吧,我可以去见证父母的爱情,可以去学习正统的学院派演技,可以抹去我的世界中,他的痕迹。

ps 这章完全没有出现Krist的名字有没有发现,因为我想表现狮子对于自己情感的压抑。以及我几乎总会在狮子独白中提到他强调自己冷静这件事,越是这样才越显得他脆弱啊。。。还有,英国也是我最喜欢的国家。下章完结。


【K莫】不醉酒,醉你

时间线K莫刚在一起不久,甜甜,一发完。

【K莫】不醉酒,醉你

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两瓶RIO就会喝醉的人?肯定会有,但这个人一定不是郝眉。

  事实上,在回溯与KO的食堂初遇时,郝眉表示在一众慈眉善目的食堂阿姨中这张俊脸实在让人难以忘记。虽然本也不是什么脸皮薄的人,但他硬生生地戳破微微与肖奈间的粉红泡泡冲上前去承包“最后一份糖醋排骨”,绝对不全是为了糖醋排骨。

  从那以后,郝眉与KO的缘分便根本停不下来了。校门外小炒店的二次偶遇,到KO不知是有意无意地进入致一,到二人本应“结为夫妻”的关系曝光,郝眉被发配和亲,再到借走后门之由登堂入室。。。郝眉似是全程被套路,半推半就才成了这段姻缘,可事实真的如此吗?

  在郝眉刚刚毕业不久时,兄弟几个靠才华靠实力,创办了自己的公司,也就是说,人少,事儿多,累成狗。KO本以为不会再见到郝眉,然而一天晚上,有些不合逻辑地,郝眉背着兄弟们出现在了KO的小炒店里,只不过今天的郝眉梳着背头,穿着衬衫,人模狗样,好在脸上依旧挂着甜甜的笑容。恩,这还是那个会向一个厨子要电话的傻乎乎的程序员。也许用甜来形容一个男孩子的笑有些违和,但KO就是这么想的,从第一次见到他笑开始。

  郝眉一个人,却点了满满一桌菜,再加上KO大厨三倍的菜量,郝眉有了邀请KO一起吃饭的正当理由:“KO你看这一桌的菜,一起吃点呗!”KO怎么会拒绝?于是一桌菜,几瓶RIO,周围吵吵嚷嚷的人群,就共同构成了两人的第一次约会。郝眉的嘴始终没有停下,吃几口菜,一边絮絮叨叨的向KO 抱怨着自己的不如意,间或喝上几口酒。在第二瓶RIO见底时,郝眉醉了。脑袋不受控制地偏离了自己用来支撑的小手,却没有装上坚硬的桌面,而是在一个宽厚的手掌上着了陆。然而此时的KO看不到,郝眉的嘴角扬地有多高。

  从那以后,KO一直以为郝眉是一个两瓶RIO就能放倒的人,便尽可能地不让郝眉碰酒,众人也只当KO护妻成性,没有多想。直到两人确定关系已经一段时间后的一次应酬。

  致一这次来了一个大客户,是个东北人,为人异常豪爽,与致一的各位,尤其是郝眉甚是投缘。只不过有一个问题,这位客户深受中国传统的酒桌文化荼毒,生意一定要与喝酒同时进行,于是在开会时郝眉被肖奈派去与东北大佬拼酒了。

  “我反对,郝眉不能喝酒。”肖奈的声音刚刚落下,KO的反对声立刻响起,随后是会议室里的一片寂静。这寂静让向来冷静的KO都有些不知所措,随后他发现大家都一脸错愕地看着他,除了郝眉。

  “KO,你是在开玩笑嘛?眉哥可是我们宿舍最能喝的了,当初可是我们寝室酒桌上的交际花啊!知道你护妻,可这次不是正事嘛!等等,你,你不知道?”于半珊在交代完郝眉的老底后才发现这两个人表情不大对,赶紧闭了嘴,然后开始默默祈祷KO大神别黑他电脑。 

   KO没有接话,只是转头直直地盯着郝眉。郝眉怂了,低着头不敢看KO。完了,多年来两瓶RIO就倒的酒桌林黛玉形象被毁了,当初自己装醉的事也一下子就被捅出去了,于半珊你真是我的好兄弟。这可怎么圆,郝眉在用他省状元的脑子苦思冥想3分钟后,得出了一个结论,这谎没法圆了。老祖宗讲得好啊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。于是他清了清嗓子:“咳咳,那啥老三啊,这个客户就交给我吧!”然后对上KO依旧盯着自己的视线,讨好地笑了笑。KO心领神会,移开了视线。小夫夫之间的事,还是要私下悄悄解决比较好。

  “KO,你。。。你生气了?”会议结束,众人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迅速撤离了事发现场。此时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,郝眉正努力将自己的眼睛瞪到最大,饱含无辜,甚至隐隐泛着泪花(并没有),小爪子只捏住KO的衣角,轻轻摇晃。KO轻轻叹了一口气,抓住了郝眉还在摇晃的手反手握住,开口时语气仍像平常那般温柔:“原因?”在确定KO没有生气后郝眉立马绽出了他的招牌甜笑,但脸上却泛出了并不常见的红晕:“就,就那晚,在大排档那晚,我也不是故意装醉的。当时我是真的心情不好,可是那晚你就坐在离我那么近的地方,盯着我,我真的觉得晕乎乎的,所以。。。”还没等郝眉说完,KO便将他拉入怀中,吻住了他。

   一吻完毕,郝眉脸上的红晕更甚。KO用拇指轻轻拂了拂他的脸蛋儿和泛着水光的嘴唇。一张嘴,竟是有些调戏挑逗的口吻:“所以你不是醉酒,而是醉我。”郝眉愣住了,晕乎乎的感觉再一次升腾起来,心中默认,KO,你比酒更醉人啊。

ps 第一次甜文贡献给K莫CP,果然第三人称以及故事性比较的文章更好写啊。。。

SK真人向 入戏(五)伪文艺范

依旧Krist视角

(五)

“哥,你要转学了?”

  “是啊,我考虑了一下,觉得表演应该就是我今后一直想做的事了。决定了就想专心做好。”

  “。。。可是哥,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?你连手续都办好了,我却才从我经纪人那里听说!太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“我不懂,你在气些什么。”

  在我握着手机整整等了10分钟后,Singto回了我这样一句话,一下子浇灭了我的怒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就在一个小时前,通告后晚餐的餐桌上,我才从经纪人不经意的一句话里得知他要转学的消息,当下的我愣住了。“Krist你眼睛瞪这么大干嘛?他没有告诉你?”我稍稍缓了一下,只是笑着摇摇头,没有说话。对方识趣的没有继续这个话题。

  宣传期的我们频繁地见面,对着镜头时,我会故意靠他的肩,会找机会向他索要拥抱,会假装不经意为他抹掉额头的汗迹,他都笑着接受。私下里,我会陪他玩我并没有那么喜欢的游戏,也会找各种蹩脚的理由与他在学校见面,他也都没有拒绝。我知道我们之间有什么亟待解决,我逃避着。我以为我维持着很好的平衡。与他在一起时,我会选择性地遗忘她,以及我需要面对的一切。我无法忍受离开他,却也无法决绝到用现在拥有的一切去交换他。内疚与幸福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奇怪极了。与他在一起时,我感到安心,却毫无安全感,因为我知道,这种平衡早晚会崩塌,可是如果是今天,我还没有做好准备。他短短九个字,如同整桶冰水混杂着还未融化的冰块儿,就那么直直地浇在我头上,一瞬间寒冷袭来,我措手不及。

  他不是不懂,我在气什么,是他不想给我生气的机会了,他一定是累了。其实我早该发现些蛛丝马迹了,从我靠他时稍稍颤抖的肩头上,从我们独处时他眼中时不时闪现的黯淡中。他本就是个清清淡淡的人,就算为我而变得温柔,但他还是他啊,他的冷静与自尊已经伴随他那么多年,今后的也必将如此。这也是我深深迷恋他的一个地方吧,想到这我甚至对自己发出了一生声嗤笑。

  “抱歉,刚刚我的语气太重了。你好好保重。”

  发出这句话,身体里涌现出一股脱力感。这句话是我在承认,承认我要失去他了。

“你也是,再见。”

  完了,我真的失去他了。我的眼眶开始发酸,然后泪水积聚,滚出眼眶。脸颊的上的冰凉感才终于让我意识到我在流泪。

  我与Singto,并没有相恋,却心照不宣地分了手。

ps 今晚有点没灵感,写得少质量也一般。。。凑合看,先推动下剧情。另外本想接着写的,但我太喜欢这种戛然而止的感觉了。

SK真人向 入戏(四)伪文艺范

切换回S视角

(四)

  今晚有我们的吻戏播出。

  我有些木然地盯着电视屏幕,Kongphop和Arthit的初吻,在拉玛八世大桥上,背后是车流暧昧的灯光,眼前是漆黑的河水。Kongphop 的Arthit终于勇敢地踏出了那一步,以后的日子就算再难过,你们都是两个人一起面对了。

  这样一个人,当你抚摸他的脸颊,凝视他的眼睛,甚至叫他的名字都有满满的幸福感溢满心间,你对他由内到外的渴望一下子得到了满足,Kongphop那时的心情我到现在还记得。我已经不知道如何来形容,一切与爱,与欢喜有关的词汇似乎都适用,希望时间停止,甚至想纵身跃入河中。。。

“Kongphop?大家都在说你这场戏演得很棒,感谢一下大家的支持啊。”

我一下回了神,经纪人正举着手机将镜头对准我。

“谢谢大家的夸赞,以后我会更努力的!”

  我也觉得我这场戏演得很棒,不过这算作弊了吧,因为那时我没有在演啊。

  电视里的另一位主角应该也在看吧,他会是什么表情?他会在想什么?电视剧结束播放后我便知道了答案。我关上灯,躲在被子里,打开了Krist直播的回放。全程他都是吵吵闹闹的样子,观看吻戏时与我有些僵硬的脸不同,他笑得很开心,也有些羞赧,脸上甚至泛出淡淡的粉红,眼睛眯得只剩一条缝。可他在想什么,我却猜不出了。

  我放下手机,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。

  一直以来,我都以为入戏的不只我一个。他会无意的撒娇,若有似无的撩拨,看向我的眼神专注而热烈,却在女孩儿出现时不敢再直视我的眼睛。

  我以为入戏的不只我一个。可事实呢,真的是这样吗?只是凭借着我过于敏感的神经和过于细腻的心思,我就下了这样的结论。我喜欢的,我便固执地认为他也会喜欢我。简直像个孩子。

  即便是真的,他也或多或少对我抱有同样的感情,然后呢?Singto与Krist的未来像拉玛八世大桥下的河水,也像我此时正盯着的天花板。

突然觉得有些累了。

  我还记得,我整夜整夜的泪水也没能让母亲回到身边。从那以后,我便不再做那些不会有结果的事。

  Krist,你打破了我无趣却平稳的生活,你是我注定没有结果的奢望。与你在一起时,我好像一下子体会了我这十几年来本应体会的所有情感,悸动、甜蜜、失望、嫉妒,甚至愧疚。

  我是自私的,你带给我的幸福远远抵不过短暂幸福过后的空虚。

我按下手机按键,光亮一下子射出,我有些睁不开眼。已经快要十二点了,我冒着被骂的风险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。

“喂,哥。对不起啦这么晚打扰你,我有件事想与你商量。额。。。我想转学,专心学表演。。。”

  既然你无法属于我,那我就不要你了。

ps 这是我所想象的Singto的本能反应吧,得不到了,我就不要了。不想这个相对安静的孩子在我的世界太辛苦。。。也可以说是我的本能反应吧,不想纠缠,各自安好!

但是会HE的。。。吧,另外时间线上可能不对,当做我为了剧情的私设吧谢谢!

诗意

  只是几天无能为力的等待,我就又开始慌乱了。之前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点点自信心又开始战战巍巍,又开始想象自己的未来会有多凄惨。

  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我这样,悲观占了生活的主调。我就是那种看到半杯水会失望,觉得只剩下半杯水了的那种人。

  其实说来我已经有些不同了吧。面对生活的不确定,我虽然依旧安不下心,但已经从自怨自艾变成了自我怜惜。说来可能是电影看得多了吧,虽是虚构的,但一些片子却给了我比现实还真切的现实感。我好像依稀窥探到,很多人人的生活,快乐和潇洒并不是占主场的。纠结、焦虑、不安全感、冷漠甚至痛苦,夹杂着一些幸福与开怀,电影里的他们是这样,我也是这样。此时我会觉得自己并不孤单。那么多人都还辛苦地而顽强地活着,包括我。

  所以我不再埋怨我自己,而是怜惜我自己。

  我并不是一个幸运的孩子,好事坏事一件一件地垒叠,我已经与记忆中最初的自己相去甚远了。保护我无知无畏的外壳被一点一点磨掉,现在,敏感而脆弱的内核显露了出来。我失去了一些,但也得到了一些。我没有了安全感,没有了满满的自信,没有了如火的热情。。。但当我以自己柔软的一面去触碰这个世界时,虽痛,却也产生了从前没有过的奇异感觉。

  要怎么形容。。。我记得自己在看完“海边的曼彻斯特”时对别人说过:我想大部分人也就这样活着了吧,颓废也好积极也罢,生活再狼狈也有它的诗意。

  带着这种诗意,我竟也能体会生活的质感了。只是此时,这种情感已经不能用单单几个形容词描绘了,明与暗杂糅在一起,复杂且耐人寻味,一切事与物,好像有它存在的原因,又好像毫无意义。

  所以我也就释然了,甚至坚强了。因为我好像能从痛苦和快乐中找到截然不同的感觉,但它们都是有诗意的,都是美的。


SK真人向 入戏(三)伪文艺范

这章Krist视角,没错是他先动心的~

(三)

我承认,我目前为止不算长的一生,过得是幸福的。

我有不错的家境,爱我的父母,出众的容貌,这样的条件才给了我活泼又讨喜的性格吧。于是又理所应当地,五年前,校花做了我的女友。

我喜欢她吗?喜欢啊,漂亮的东西谁不喜欢啊?可我知道,一开始,我也只是喜欢她的漂亮而已。我自己都鄙视我自己的肤浅,可谁不是这样呢。不过十几岁的年纪,这种喜欢就够了。

我也没想到,五年就这么过去了。她的陪伴已经变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习惯。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觉。看着她,我感到平静,没有什么起伏的情绪,我依旧可以没心没肺地度过每一天,很省心。所以一直就这样了,我懒得去打破它。她是我的初恋,所以我以为这就是恋爱的样子。

直到Singto的出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次见到他,是他作为教头在发言。他穿着干净的衬衫和笔挺的西装裤,头发被整整齐齐地梳到脑后。阳光透过大堂的落地窗柔柔地洒进来,覆盖在他身上,但却并没有中和掉他身上的冷意。他的脸很好看,尤其是眼睛,好像清清淡淡,却能读出满满的骄傲与疏离。

事实上他并不是我的教头,我只是作为大二学弟来帮忙的。想到这,我竟有些遗憾的感觉。因为我觉得他很特别。那时的我不懂,原来这是所谓一见钟情。

在我得知与我演对手戏的人是Singto时,我很开心,是真的很开心。不得不说,Singto是个天生的演员,他那双清清淡淡的眼睛里此时满是认真,对着我说出动人的情话。我能感觉到笑容正不受我控制地溢满我的脸,真傻,但我控制不住,也不想控制。那时的我依旧不懂,原来这是所谓二见倾心。

那之后的朝夕相处,想来好像梦一样。白天,我们演绎着Arthit和Kongphop的故事,夜晚我们睡一间房,甚至一张床。真真假假,升腾出一种暧昧的虚幻感。我们之间的氛围越来越粘腻,他的眼神越来越温柔,我沉醉了。我喜欢他的味道,他的声音,他抚摸我头发的手,最爱的是他的拥抱。

在知道他原来可以这么温柔后,我更喜欢他了。

我是不是说了。。。我喜欢他?

醒悟时,我已经无法自拔。

于是,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只能带着罪恶感,无耻地继续沉溺。他是毒,一旦上瘾便无法戒掉。所以在我必须面对前,也只能继续沉溺。

我的Singto,我的毒药,我的爱。


ps 我要毕业啦,我要找实习啦,忙成狗啦,但我不会弃坑的。。。其实我感觉我写的更像散文??

四重奏五集 有梦想的三流,就是四流了。

不管接受与否,世上的人就是分为三六九等的,从背景到个人能力,我一直觉得起码百分之七十是上天注定的,为什么是百分之七十?大概是因为人的百分之七十是水吧(笑)。

实际上,背景上的差距倒还好,他含着金汤匙出生,这是一开始就决定的了,是从你无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存在的事实,真正难接受的其实是能力上的差距吧。别人努力了会有结果,而你努力了却没有结果,这种沮丧感甚至超过了别人拥有了一双你梦寐已久的球鞋。为什么?因为你觉得你们的起跑线是相同的。

你有没有想过,就和出身一样,这些都是你一出生就决定好的,你们的起跑线是不同的。

我们的主人公们,再努力,再热爱也改变不了他们三流的能力。此时对于所谓梦想与原则的坚持,只会让他们连三流都达不到。因为他们的坚持是无谓的,他们的梦想只是一种对自己资质不足的不承认。

我想卷的意思,并不是要他们甘于三流吧。她在劝他们接受,接受自己的不足,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。接受自己,也许不能改变自己的处境,但无疑会让自己更加坦然更加坚强,也更爱自己。

我爱我的理想,我愿意为它付诸一切,哪怕飞蛾扑火最终只剩灰烬,不疯魔不成活。

这样的人,我敬佩,我敬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但我终究只是个普通人,正如你们。接受自己,于我于你来说,更重要。


SK真人向 入戏(二)伪文艺范

前文链接 http://hahahahaheiwei.lofter.com/post/1e8953b7_e3364ba

这个题目我是真的不大喜欢呀,看到文的有缘人,如果感兴趣的话帮我起个名字吧,谢谢~不过感觉这种虐了吧唧还不说人话的文应该不是很有人气呢,不过我写得开心~

(二)

那女孩儿好像生气了,微皱着眉头,直直看着Krist。他悄声安抚着着她。喂,Krist,你知不知道安慰别人最重要的是诚意啊,别再偷看我了。

我还是转身离开了。我是个足够冷静的人。即便我动了心。

距离Krist女友的探班已经过去了一个礼拜。我暗自庆幸那些亲密的戏份是在这之前拍完的。这一个礼拜,我们不咸不淡地相处着。我能感觉到,他想讨好我。他会在泰国太阳最毒的时候,给我送冰毛巾,还会在拍戏到深夜是为我准备零食,他挽我的手,他会像我露出好看的笑。面对镜头时,我会亲昵地作出回应,而私下里,我只是笑着点点头。

这感觉,小说里又甜又苦的感觉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。只是,我为什么觉得自己比Kongphop更绝望。

“哥,我要卖给你一样东西,你要买吗?”

“哦?你要卖什么?”

“我的心,你要买吗?”

“哈哈,你是不是想我陪你打dota啦?”

“所以你要不要买嘛?!”

我想买啊Krist,可是你怎么能这么自私,我的心已经被你抢走,你的心难道就不能送给我吗。你怎么可以对你的Kongphop这么残忍。

“哈哈,笨蛋,快上游戏吧!”

。。。

  第一次,我觉得无法投入到游戏中。我自嘲地笑笑,原来比游戏还重要的东西真的存在啊。我看着屏幕里那个蹦跶的小人,开始想象对着屏幕的Krist是怎样的表情。他在笑吗?还是和我一样面无表情,心不在焉?我是个足够冷静的人。可面对他,我想不出对策。我突然惊觉,我已经深陷这种若有似无的暧昧无法自拔了。我又想流泪了,什么?你说我真的流泪了?又笑又哭,我现在像不像个疯子?

我想起了妈妈刚走的那些日子,每日每夜,我回想着妈妈的面容,妈妈的轻抚,甚至她的责骂。我抱着被子,叫着妈妈,一哭就能哭上几个小时。我想她回来,愿意付出一切只求她回来,这是年幼的我第一次体会如此激烈的情感,它的名字叫作求而不得。

请别让我再体会一次了,我怕了,Krist.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ps 对话是Krist 的聊天截图,具体的忘记了只是大概编了遍

pps 我想象的Singto,是冷静,自尊心极强但也很别扭的孩子,没错我把自己的一些性格给他了,所以写起来也是蛮带感~

SK真人向 入戏(一)伪文艺范

KA萌啊,可是越萌我就越觉得SK虐啊,也许就像自己无法与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样的感觉。所以我要写虐文发泄一下,尽量HE吧。不弃坑尽量快,拖着我也难受。。。题目很俗,但是目前没想出更好的。

(一)

我叫Singto,  倚在我身上的这个人叫Krist

你问我们为什么这么亲密,难道是情侣吗?不是,没看到我们都是男生吗?我们是cp啊,他做这些是因为我们正对着镜头啊,你没看到吗?

我们其实很早就认识了。那时他是学弟,我是学长,还是教头。不过也仅此而已了。他是个调皮的学弟,而我是个一本正经的学长。我记得他很白,笑起来很好看。

可能妈妈过早的离开催化了我的独立,但也同时让我越来越冷漠。你说我在笑?对啊,我现在是演员啊。

那天下午,天气很好。在几个小时的面试过去以后,我见到了这个笑得很好看的学弟。我们两个都很吃惊,尤其是他,甚至呆住了将近一分钟,在我碰了碰他,帮他回神后,他又笑了,笑得很开心:“学长,我的cp是你啊。”然后他低下头,又笑了。在他低下头后,我的嘴角也不受我控制似的扬了起来。

在那之后,我们开始排练,然后正式地拍戏。那是多久之前了?为什么感觉已经过了很久。那段时间,我全身心地投入到Kongphop这个身份中。每天每天,眼神一直追随着我的Arthit,心里眼里都是他。我是个足够冷静的人,所以我从不怕会抽离不出来,所以我从不会拒绝Krist的亲昵,无论戏里还是戏外。我们拥抱,对视,接吻。那段日子甜得发腻。我有些醉了,直到一个女孩儿的出现。那是Krist 的女朋友。

  我早就听说过Krist有一个在一起了5年的女朋友,她很漂亮,两个人站在一起很登对。

  我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,很复杂。我难过,甚至想流泪。可我也愤怒,甚至厌恶。他是以怎样的心情与我拥抱、接吻和对视的?我忘记了,这个女孩儿的存在,难道他也忘记了吗?他偶尔微红的耳朵、躲闪的眼神,让我以为入戏的不只我一个。都是我的错觉吗?不,不是错觉。你看他,他完全不敢看我了,也拒绝了女孩儿的亲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他也入戏了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   比起哭着吃饭的人会走下去和我们用着相同的洗发水,卷姐姐坚定的“不去了”更戳我的心。23年间,我从一个别扭的孩子长大成为了一个别扭的大人,说是别扭,其实是我的胆怯罢了。好像我越来越不会与这个世界相处,那么多不想面对的人和事,我多想有个人,握着我的手,鉴定地对我说,“没关系”,“不去了”。我一定会感激他一辈子吧,即使糟心的事我依旧要去面对。我需要的,也许每个人都需要的,不过是一次温柔的对待吧。不想做的事,就不要做了。不想面对的事,就不要面对了。